第48章,定情信物(1 / 2)

以契为证 上善又水 2090 字 5天前

“就这些样阴司鬼差对活物,特别是与活人有关的一切服务还强制要求微笑服务竞争上岗呢,今天你想死还是想活全看你现在的评分了!”

白无常依旧在保持微笑,眼睛早已紧紧的盯上了问橙的手,本是等着问橙点确认收款监督她做调查问卷的,但他无意中瞟见了问橙手腕上的固魂锁,脸上的笑容立刻就收敛了起来。

问橙却没察觉到白无常的异常,听他闲聊阴司的事还觉得挺好玩,不仅涨了知识,还能当个笑话听,于是她在听不到白无常说话后又继续追问到:

“阴司的公务员一般都怎么考?你们考黑白无常这种热门职业有什么讲究吗?”

“讲究?有啊,黑白无常只是阴司对收押游魂之鬼的一种职位统称,阴间业务多了去了,像我们白无常的老大叫谢必安,只有生前做过善事之人,死后才有权利考白无常,心怀过恶念都不行。

至于黑无常,他们家老大叫范无救,对黑无常的要求是生前可以恶贯满盈为所欲为,但死后必须要有悔过之心,还必须是被地藏王菩萨亲自面试过承认你已经被度化了,你才可以做黑无常。”

白无常靠说话分散着问橙的注意力,慢慢靠近问橙,他要确定问橙戴固魂锁的用意,究竟是为了躲避死后被送进阴司,还是被别人设套想死也死不了;若是前者必须立刻带回阴司当场法办,若是后者至少也得给她做个备案上报阴司定夺。

低头选择问卷答案的问橙根本没注意到逐渐靠近的白无常,她还在纳闷问卷上为什么会有‘你平时经常去阴司吗?’这种问题,身为活人谁有功夫天天去阴司沾染鬼气去,能天天去的人怕是想死想疯了。

就在问橙听着白无常唠嗑,看着题目发笑准备选择‘偶尔去过几次’这个答案时,自己的手腕突然被粗鲁的抓住,紧接着就是手腕上被固魂锁勒住的地方传来钻心的疼痛,疼的问橙两眼一番白,浑身哆嗦到直冒冷汗差点背过气去。因为不是自己的胳膊,掰锁的时候疼不疼白无常根本不知道,因此下手特别狠,用腋下夹住问橙胳膊,双手推着固魂锁从她胳膊上硬薅;一旁的问橙已经疼到神志不清拿脚踹他腿了,白无常硬抗下这些伤害,依然信念坚定的要把这锁撸下来。

最后还是黑无常看不下去了,跑过来替问橙解围,从袖子里拿出一本书,阻止了白无常继续‘虐待’问橙。

白无常接过书看了一眼黑无常递过来的内容,这才恍然大悟的说到:

“哦,原来这固魂锁是有期限的,在固魂锁期限内就算人已经死透了,变成白骨化魂魄直接外露了,也要装看不见尊重死者自己的选择,一旦固魂锁失去有效期自动脱落,不管对方用各种理由辩解,抓住后直接投入第十八层地狱治他个扰乱阴阳之罪。”

“装……装看不见?”

问橙都疼到虚脱躺在地上犯迷糊了,但她依然听到了装看不见几个字,原来这固魂锁只不过是阴司和拥有固魂锁之人的心照不宣,人只要死了无论你戴什么,阴司的人都能一眼看出来,但他们就算看出来了也没必要告诉你,掩耳盗铃最终骗的还是自己罢了。

“咳咳……那个……刚才全是误会,你调查问卷填完了吗?要是填完了能给我们看看吗?”

白无常听到问橙气若游丝的声音知道自己得罪人了,赶紧咳嗽两声缓解尴尬,询问着有关问卷的事情。

“没……填完……我手腕都要断了,你让我怎么填?”

问橙刚说出没填完,白无常马上把问橙的手机平放在地上,抓起问橙的手指当手写笔,对着手机屏幕戳点起来,问橙后面说的话是什么他根本不在乎,完全没在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