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5章 我等誓死保全殿下!(1 / 2)

玄乎的战事离奇得胜,困扰了陛下整整一日难以平复,就算传令萧任彻查,此刻愈发急躁的陛下已经耐不住性子了。

多少年来,皇帝陛下罕见地急躁起来。

哪怕天子车架还在赶往皇城的路上,陛下已经沉声再度下令!

“速传御令,急令凉州都督张之栋进京受赏,凉州大将若无重伤者,也当一同进京,此令十万火急,不得有误!”

车架前列的常礼即刻躬身应命。

“是,陛下。”

听闻这激荡的马蹄声,常礼此刻也为这份急切动容,即便神色如常,心里已经惊得波涛四起。

陛下绝非是仅仅为了封赏诸将,而是为了当面查明真相,已然急不可耐了,若非匈奴遭受重创,陛下绝不会下达如此军令,远调凉州诸将前来。

能被殿下如此看重......

若真有鬼面神将,必是下一个苏震方!

......

两日光景一晃而过。

凉州的军报早已传到了京都,民间也已经传开了离奇大胜,整个凉州振奋不已,临近各州府皆为惊叹。

然而,无数人敬佩向往的凉州,此刻正经历着血战后的重振伤痛。

凉州城,都督府。

张之栋落座大厅,穿着素服露臂换药,同坐的几位将军接连禀报,也都身有不同程度伤势,神色里有些落寞和悲凉。

“启禀都督,末将本部军士伤亡九成,仅剩两百多人,多为伤患于军营休养,幸得百姓相助,阵亡的兄弟尸骸基本已经找回,正在确认各自身份,共计一千七百六十三人......”

“启禀都督,我部伤亡惨重,仅剩七人......!”

“启禀都督,近来百姓稍稍安定,但凉州城已无当日繁盛,眼下伤患众多急缺药材,众多兄弟垂危,还望都督明鉴!!!”

......

接连响起的低沉之言里语气复杂,有几位将军已经面带悲凉,眼中有几分不甘和悲痛,人虽在魂已远。

望着有些空荡的大厅,再无往日人影攒动的欢笑,也少了几道多年共事的兄弟身影,甚至在此刻显得有些清冷......

张之栋缓缓抬头的眼里更为悲凉。

环视了几位同样有伤在身的将领,他从未绝得发出军令是这般艰难,就好像喉咙里灌满了沙石般,根本无法开口。

这几日,他连军营都未敢前去。

不是逃避一州都督的职责,而是无颜面对所有兄弟,更无颜去看那些已经冰冷的躯体!

望着在场诸将的悲凉目光,足足数息张之栋才艰难开口。

“厚葬所有军士为先,治愈伤患为重,其余一切稍后再议。”

“北亲王殿下离去之际,曾让洛家主送信回蜀州,不出几日,想必就有药材送抵,眼下先尽力收购凉州城及附近县地药材,务必治愈受伤军士!”

这话一响起。

落寞而坐的诸将都缓缓抬头,眼里有些难以置信。

“殿下......”

“南域军士也伤亡惨重,必会需要大量药材,殿下竟还想到我等......”

“如此大义.......”

“殿下离去之际,我等竟是不能护送而归,邺城阵亡军士众多,却只能远道而回无人相护,此刻想来,我等真是猪狗不如......!”

“我等愧对殿下,愧对南域将士!”

......

几言之间,满身伤势也从未皱眉的大将们竟是眼眸发烫。

甚至就连张之栋,也在此刻深深的长叹了一口气!

“哎......”

“殿下大义,救万民于水火,南域之情,我等凉州军将至死难报!”

“待到几日后军情稳定,营中安稳下来,我要前往邺城当面拜谢殿下,若是邺城有任何危机,纵是刀山火海也要前往相助!”

这话一响起,低落羞愧的诸将也连连起身,个个严正应声!

“末将愿同往!”

“我也要同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