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1章 第181章(1 / 2)

古代群穿生活 寒小期 6679 字 1个月前

第181章

大概是虎脑的祈祷产生了作用,哪怕江大郎和薛氏始终希望能得一个香香软软的女儿,但事实上,他们却第三次生了儿子。

当然,此时虎脑的处境也没好到哪里去,在他还不知道自己多了个弟弟时,就已经被他二婶丢到了学校里。

真正的学校,而非幼儿园。

虎脑一脸懵逼。

其实严格算下来,他上幼儿园的时间甚至还不足一年。谁让他生日大呢?正月初一生的娃儿,再也找不出比他生日更大的孩子了。而这年头的开学,却不是赵桂枝他们上辈子的秋季开学制,他们虽然在这里搞了不少骚操作,却唯独对于学校开学日这个事儿,选择了入乡随俗。

就是春日开学。

甭管是府城还是乡下老家,几乎所有的学堂都是春季开学的。甚至还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春季,而是一般指过完了年节。

像镇学那边,多半都是二月初一的,村学更早一些。当然,不同的学堂有自己的规定,大概就是一月底至二月上旬或者中旬的。

赵闰土赵校长选择了二月初二龙抬头这一天,给广大学子们带去了开学的好消息。

开学快乐~

虎脑一开始甚至没有反应过来,毕竟幼儿园开学比学校更早一些。这当然是因为熊孩子的家长们不乐意带孩子,加上幼儿园本身又是他们自己办的,就擅自决定了过完元宵节就送孩子去幼儿园。

于是,搁在虎脑身上就是,正月十六和江金玉等一群小伙伴们,齐刷刷的去了幼儿园。结果转眼到了二月里,他又被换了地方。

啥玩意儿?!

明明其他小伙伴们上幼儿园的时间比他还要长,他这才不到一年呢,毕竟去年刚来府城时,那会儿都快夏日里了。

满打满算,撑死了也就大半年的时光而已,他的幼儿园生涯就这样结束了?

好在,他及时想起了他亲爱的哥哥虎头。

可能是以前在乡下地头,家里人总是跟他说,等他长大以后要跟虎头一起去学堂里念书,他倒是不排斥这一点,甚至当来到府城后,去了幼儿园发现哥哥井不跟他在一块儿时,还倍感疑惑。

当然,这么一星半点儿的疑惑很快就在各种大型户外玩具以及五花八门的活动课、手工课里,彻底的消失无踪了。

但此时,虎脑又想起来了,觉得自己应该是能跟哥哥一起上学了。

就……也行叭!

抱着这样的想法,虎脑去了学校,随后发现课堂里,全都是跟他一般大小的孩童。

虎脑当场愣住。

赵闰土赵校长还是很讲究的,当然他对于幼儿园那块也不是很重视,主要是因为尤菜花告诉他,就算是他们上辈子,也有那种混龄幼儿园,所以一个班的孩子年岁相差一两岁是很正常的。

他接受了这个说法,但他无法接受小学也混龄。

当然,这个特指他的学校,像日禄书院这种,那就不叫混龄了,毕竟有虎头这种少年郎,也有江二郎这种已经当了爹的,甚至还有白头秀才。

但启蒙课堂啊!

那必须是同龄儿童的。

虎脑左看右看,愣是没寻着他哥,又听说学校不止一个班级,他就坦然接受了他哥在不同班级的事实。

随后,他就期待起了接下来的游戏活动。

小学还是有活动课的,比起说晨跑和做早操。甚至还有体育课呢,低年级是跑步、跳绳、立定跳远等等,光听着就特别劝退的一些活动。

好在,中高年级的体育活动就丰富多了,有蹴鞠,就是踢足球,还有篮球,那是真的用藤条编制的,差不多就是拿蹴鞠往篮筐里丢的意思。

这些都不算什么,关键是高年级还开设了骑射课程,那就非常有意思了。

除此之外,还有其他的素质教育,像什么绘画课程、乐器课等等,反正赵校长的意思是,这次绝不给上头搞他的机会,鸡蛋不能放在同一个篮子里,他也不能只抓文化教育,要文化和素质教育两手抓!

虎脑继续懵逼。

上述的活动听着是不少,但事实上学校里仍然是以文化课程为重的。上午四节课,下午三节课,这一天下来光在课堂里待着了。哪怕每节课也就两刻钟的时间,可要知道,原先在幼儿园,一天才两节课,每节课才一刻钟。

别的时间都是玩儿!!

好家伙,这么算下来,小学的压力直接是幼儿园是七倍啊!

然而,虎脑井不知道,仅仅是一年级的课程,每节课才是两刻钟。只要等他升到了二年级,就变成了每节课三刻钟,当然每天上课的节数井不变。

越往上越痛苦,到了中高年级,还有早自习和晚自习呢!

当然,还有作业以及考试。

一年级是没有课后作业的!而且除了升级考试外,中间一整年的时间,都是完全不考试的,自然也不用写卷子了。

可惜,快乐的时光很短暂,虎脑还不知道,他哥虎头根本就不在这个学校里,从年后就去了日禄书院,那边的环境……

懂得都懂。

这期间,虎脑也不是没有抗议过,但皆被无情的镇压了。

甚至不需要江母、江奶奶她们这种大佬出手,光一个江三郎就足够压制这个倒霉孩子了。

抗议无效后,虎脑又用大哭作为最后的手段,可惜三郎直接将他领到了一群弟弟妹妹的面前,让他可以哭了,大声哭,可劲儿的哭,来啊,大家一起看虎脑哥哥哭。

漂亮的嫦娥、白胖的二师兄、嗓门敞亮的羊驼、白嫩的江金玉……

就这样瞪圆了大眼珠子看着虎脑。

又因为三郎是在吃晚饭之后搞得事儿,这会儿在场的人还包括了没到入园年龄的几个小毛孩子。比如金贵、骆驼、安康以及狼狗等人。

肉嘟嘟圆滚滚十几号的弟弟妹妹,就这样看着他。

虎脑:……

我不要面子的啊?!

抗议没起作用,哭又实在是哭不出来,最终虎脑认命的继续上学去了。

主要是不认命也不行,家里没人惯着他。

在这之后没多久,老家的信件就送到了。

薛氏在正月里就生下了她的三儿子,本来他们俩口子是想好了的,生了闺女就叫虎妞。结果瞅着这个哭声震天的三儿子,他们明智的放弃了原本的名字,但又不想让娃儿叫虎腚……

虎腚这个名字吧,已经不是笋不笋的问题了,是完全不做人了。

当初三郎也是随口这么一提,也没人逼着他们给孩子取名叫虎腚,结果这封家书寄到后,由正好放假回来的虎头一念。

“娘哟!我三弟真的叫虎腚啊!我还以为这是三叔开玩笑呢!”

谁不是这么想的呢?江三郎都没想到他大哥能这么实诚,本来就是玩笑话,当真都很不容易了,还真就照着办了,这才是真的虎吧?

好在,很快虎头就念到了后面的内容,也算是给这事儿解了惑。

原来啊,人家江大郎一开始确实没打算照办,虽然儿子多了不稀罕,但那也是亲生的,犯不着给儿子起这种名字。要知道,一旦他儿子叫了虎腚,肉眼可见的能预料到将来会发生什么事儿。

虎脑在村里就经常被人喊虎脑袋,但这也还行吧,凑合。

可要是虎腚的话……

一想到孩子以后被人追着喊老虎屁股,江大郎就忍不住心梗。

关键时刻,隔壁家的大伯娘出手了,她本来就是过来帮忙的,薛氏就算是已经生养过两个孩子的,但眼下家里也没个长辈在场,她作为大伯娘,无论如何都是要过来撑场子的。

事实上,她不光自己过来了,还带来了几个儿媳妇一块帮忙。

等孩子出生后,听着他们在说名字的事儿,江大伯娘一个高兴,就拍着巴掌插嘴道:“叫啥虎腚呢!这孩子啊,叫虎鞭!”

要不怎么说凡事靠对比呢?

本来,江大郎是无论如何都不想让自家儿子叫老虎屁股的,结果被大伯娘这么一打岔,关键是旁边的几个堂嫂还跟着起哄,说这个说那个的。

他一琢磨,忒么还不如叫虎腚呢!

行了,决定了,就叫虎腚吧。

眼见大伯娘还有话要说,江大郎忙制止了,还表示虎腚这个名字,是去年在府城时,得了江母和江奶奶允许的。他还说当时江奶奶都说了,生了闺女叫虎妞,生了儿子叫虎腚。

听到这是江奶奶吩咐的,江大伯娘就没了声响,又琢磨了一会儿后,她表示可以下次再用啊!

江大郎又不知道什么是下次一定,再说他也不敢保证下次就不是儿子了。于是他只能含含糊糊的先糊弄过去,随后就写了信过来,一是为了报喜,二来也是为了对口供。

在场的人:……

确实啊,还是虎腚好听。

虎头拿着还未读完的信就愣在了那里:“为啥不能让我给我弟起名字呢?虎脑的小名儿就是我取的。”

一旁的虎脑十分不给面子:“那也不好啊!”

“不然你改名叫虎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