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169 踏上征途(八十四)(1 / 2)

【炎流】这个二级火系元素术法,宾斯克自然是很熟悉的……然而他的实际使用经验却不多~

究其原因,实在是这个法术太过“古老”了一些,本身的法术构型也非常粗浅,简单说来……就只是凝聚了大量火元素魔力后,再将其一股脑的“倾泻”出去,形成犹如水流浪潮一般的近似【火墙术】的效果。

像这种耗费魔力大,法术塑形弱,魔力有效利用率较低的术法,几乎都是被现如今的法术界彻底淘汰了的老古董……

哦,不对,或许欧弗那些狂乱无智的中低级恶魔类生物还会使用,或者有着其他近似效果的类法术天赋。

反正对于新时代的学者型施法者而言,这些东西是真的有些瞧不上眼了……

就好比同样是二级火系元素术法的【烈火魔墙】,虽然相比【炎流】耗魔还要更多一点点,但是在配合一些施法材料和相对复杂的法术构型后,【烈火魔墙】的火焰强度比【炎流】明显高了一截!更是能够在指定位置形成具备物理格挡效果的魔力载体!

至于更长n多倍的持续时间,和随之而来可能造成的成倍上升的实际杀伤效果就更别提了~

而哪怕【烈火魔墙】未能造成超额的杀伤,便是其被召唤出来后,矗立在战斗区域内也足以逼迫对方完成特定的走位避让,这种实打实的“战术效果”更是【炎流】这种粗浅的一锤子买卖完全没法比的~

总之,现如今的法术界,追求的效果就是更极致的法术强度、持续时间、特定的法术效果等等更多样化的全面提升!

相比“古时候”那种粗浅的汇聚魔力、再冲击出去的打击,在中高级法术中是越来越少见了……

当然了,以上这些来自宾斯克的认知,基本也就代表了游戏世界里土著npc施法者的大众认知。

然而玩家和npc终究是完全不同的序列,同样的事物放在二者间比较,或许看法也会完全不同——至少在上一世,所谓的“老古董法术”,其实在很多中低级玩家施法者群体里是很受欢迎的!

究其缘由,自然是因为“古代法术”释放简单了——和现如今的“新时代法术”相比,那难度层级直接降低一级起步!!

就是古代魔法里,一级法术的释放难度只相当于如今的“戏法”,二级用起来也只有如今一级的难度……

与之相比,什么耗魔更大、效果弱、手段直接什么的都不是个事了~

相比“施法者职业放不出魔法”,难道这世上还能有更尴尬的事情嘛??!

因而在上一世,很多明明已经栽进了“法术”的大坑里却依旧死赖在坑底不愿意出来的“三流施法玩家”们,最后想出来一个办法就是“专修古代术法”,并戏称自己为“舞法师”、“戏法师”、“炮法师”之外的第四大类法师群体——古法师……

咳咳~

倒不是说歧视那些不入流的底层玩家,只是单就法术的效率、强度和多样性效果而言,新时代不断进步的新法术确实是彻底吊打“古法术”的,施法难度的提高,也只是应有之意而已~

刘逸飞作为一个“实用主义者”,眼下更看重的还是实用性——

新法术的效果固然更好,但同样的,魔纹阵图的复杂性也更高,那铭刻的精度要求绝不是他这种二把刀能够轻易完成的,否则他还处心积虑地找什么魔法铁匠合作啊?自己大包大揽都给办了不就好了?

而另一点更实际的原因在于……

你以为他手里【炎流】的魔纹阵图哪来的?

说白了还不都是“魔纹剑士”的传承秘籍里的记载!

这破职业本就是“古代被淘汰”的老黄历,能记载着新时代的法术就真是有鬼了~

要知道埃拉西亚最后一次对其作出的修改,可能都要追溯到数百上千年前了,刘逸飞一时半会儿上哪去淘来新鲜货色啊?

不过【炎流】却又确实符合刘逸飞“扫荡杂兵”的效率考量,所以这次他就打算专门拿这个二级法术来练手……如果对面的法师大人也拿不出什么更好的选择的话,可能最终确定的副手武器就干脆铭刻这个法术了~

另外不尽快弄出一把上档次的“魔纹剑”,刘逸飞这“魔纹剑士”的“转职”就始终是遥遥无期啊……

虽说旁边就有宾斯克在围观,刘逸飞却也没有懈怠藏私的打算,最终果然是一点点将这把崭新的“魔纹剑”从无到有的锻造出来——直到最终刘逸飞安上一小块最低品质的魔晶,这把剑器终于出炉,而效果嘛……虽然不能切出属性界面仔细查看,然而刘逸飞却是对其一清二楚。

特效两条:一是【坚固】,中规中矩;二就是比较碍眼的【魔力侵蚀】了……随着剑身上加持的魔力被不断激发使用,爆发的魔力会不断反向侵蚀剑身,在不断降低武器自身质地之余,更是有一定概率会侵蚀武器使用者自身……

最后就是武器还附加了一个主动激发型法术——二级火系的【炎流】,目前充能3/3,用完就只能更换魔晶了。

“怎么样?这可比任何说辞都更有效了吧?当然了,这柄剑的基础品质并不高,那是因为我并不想浪费太多的珍惜材料,所以只用一个基础配方。

如果是正经的锻造……”

“居然……真的成了……”

其实这时候,基本已经不用刘逸飞再费口舌多说什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