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百二十四 主战派和主和派之间的界限消失了(1 / 2)

启明1158 御炎 4453 字 5个月前

陈俊卿是个很有才能的刚直之人,与张浚志趣相投,性格也很对味儿,所以张浚很信任他。

待张浚恢复职位之后,为了筹措军备,就向赵构进言把在外任职的陈俊卿调回临安,又力主把陈俊卿放到枢密院任职,增加他的权柄,增加主战人士在军事问题上的话语权。

张浚也不是全然不知道一个好汉三个帮的道理,所以他也想方设法的选择能成为自己羽翼的人进入朝堂为他办事。

陈俊卿也感念张浚对他的提携之恩,多次在朝堂上维护张浚,是公开的张浚一党的人物。

“相公,您找我?”

“嗯,应求,有件事情,我想拜托你去查一下。”

“何事?”

张浚把自己手上的资料交给了陈俊卿,陈俊卿接过来略翻了翻。

“绍兴二十八年的孙元起遇害案?”

“嗯。”

“那不是过去两年多了吗?这个案子有什么特别之处吗?”

“你看看犯案者的名字。”

“犯案者的名字?”

陈俊卿低下头仔细地看了看,忽然一愣,然后猛然抬起头:“苏咏霖?!那个光复军的首脑苏咏霖?是他?他是宋人?”

“现在还不能确定,我们不知道此苏咏霖是否就是彼苏咏霖,同名同姓者,并不少见。”

张浚摇头道:“而且除了姓名,是男是女,是老是少,还有表字,出身,我们一无所知,不能就此断定啊。”

“这……所以相公希望我可以查出这个苏咏霖和那个苏咏霖是不是同一个人?”

“不,这不重要,至少当前不重要,我要你查的,是这桩案子背后的隐情。”

张浚把自己所知道的事情全部告诉了陈俊卿,陈俊卿这才知道当年这桩案子背后到底有什么样的纠葛。

“原来如此,牵扯到贩私盐的事情……那确实非常严重,所以您希望我查出这桩案子背后的那个大人物到底是谁?”

“嗯,我听说你在刑部和大理寺有些熟人,或许可以从他们那里找一些线索。”

张浚点头道:“能够让孙元起做走狗,护着地方官员贩卖私盐而不犯禁,还能轻松驾驭三个私盐贩售团伙联手办事,此人的能量很大,胆量也不小。”

“您怀疑是某位相公?”

陈俊卿敏锐的察觉到张浚意有所指。

“就算不是宰辅,也是一任高官,手中必须握有权柄数年之久,否则绝对不能缔结如此广大的势力群体。”

张浚开口道:“当下的局势,对大宋来说既是机遇也是危机,未来动兵北上的可能性极大,为了提前扫除忧患,避免出兵之事遭遇阻碍,必须要给某些胆怯无能之人迎头痛击!

过去我只是没有他们的把柄,不好对他们下手,现在不一样了,身为朝廷高官居然靠着贩卖私盐获利,公然与朝廷争夺税收,中饱私囊,一旦查实,神仙下凡都救不了他!”

张浚捏紧了拳头,脸上满是进取的决心。

陈俊卿被这种情绪感染,表示他明白了。

“相公放心,下官立刻去办。”

“小心行事,不要打草惊蛇,金部司官员的死都能摁下去不让人注意到,还能篡改卷宗,掩盖事实,足以证明此人手眼通天,麾下爪牙怕也不在少数。”

“知道了。”

陈俊卿小心应下,便去调查这件事情了。

陈俊卿走后,张浚放下手头的事情,喝了几口茶水,默默思量着这件事情。

其实比起这桩案子背后的真相,他本人还是更加在意苏咏霖到底是谁。

他在想,如果这个苏咏霖真的就是那个苏咏霖,这件事情又该如何收场?

如果此苏咏霖就是彼苏咏霖,那么对于南宋来说,这件事情可以是好事,也可以是坏事。

好事当然是指苏咏霖是宋人出身,本身的宋人属性让南宋与他来往的时候可以占据一些优势。

坏事也一样很明显他杀了官,还是个私盐贩子,对于南宋朝廷来说,这两样忌讳几乎是不能被接受的,这还是不可遮掩的污点。

如果这件事情暴露出去,必然会影响到张浚计划中的谈判部分。

张浚是真的想要通过谈判和利益让光复军整体并入南宋国土之内,兵不血刃收复中原还能得到大片国土,并且借光复军之强悍重组宋军,加强朝中主战派的力量,就此彻底压倒主和派。

利用光复军的强大战力和苏咏霖的军事才能,南宋甚至可以做到北宋都做不到的事情。

可是这一切想要实现的话难度非常之大,首先一点,就必须要把苏咏霖贩私盐和杀官的事情彻底掩盖住。

哪怕这件事情是真的,这个苏咏霖就是那个苏咏霖,他也要把这件事情彻底掩盖住,把苏咏霖的真实身份永久埋葬,让他成为一个土生土长的金国汉人,这样才更加方便行事。

这样一想,张浚忽然又想到,那个所谓的大人物搞不好还没有忘记当年的事情,很有可能已经戒备起了这个苏咏霖,但是他却没有公开说过,也没有把此事告诉皇帝。

也就是说,他知道这件事情不宜声张,并不打算暴露自己。

这倒是个利好,幕后黑手不敢暴露,却也是个隐患,幕后黑手还在朝中。

若要完成这次和谈,让苏咏霖看到朝廷的诚意,则苏咏霖的身份必须洗白,这一部分的隐患也是必须要除掉的。

于是张浚开始思索该怎么做才能把这件事情消弭于无形之中,要如何发动政治攻势,让当年的幕后黑手束手就擒。

正当张浚思考这个问题的时候,又有一个惊人的消息从北方传来了。

传回消息的是负责北上山东与光复军高层做进一步接触的陈康伯送来的关于三十多年前被俘虏到金国的北宋皇室的消息。

消息里指出,光复军已经攻克中都,灭了金国,在整顿清算金国皇室的时候,发现了为数不少的北宋皇室,其中还有徽钦二帝的直系亲属。

他们还都活着。

如果南宋这边愿意接受他们,光复军将安排他们返回故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