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百一十七 赵作良不背锅(1 / 2)

启明1158 御炎 2774 字 5个月前

虞允文佩服光复军不假,但是他没有忘记自己的使命。

于是他假意与戚绍辉攀谈,一路上都在旁敲侧击询问光复军治下百姓生活如何,有什么改善民生的政策之类的,希望以此判断光复军政权化的水平。

戚绍辉一听他旁敲侧击地询问光复军内政的问题,就想到了赵作良的嘱咐

他们要是问东问西,就尽量岔开话题,不要把内政军事相关的问题告诉他们告诉他的太详细,除了眼睛看到的,其他都最好别说。

于是戚绍辉顾左右而言他,一会儿说海州的美景,一会儿说海州的美食,说什么这一次见面太过于仓促,要是有机会,他绝对会请虞允文吃一顿美味的海鲜。

海州的海鲜是真的不错呀!

虞允文好歹也做了五六年的官员,见过的大小官员数以百计,对官场上的一些应付手段和官话套话他也是一清二楚。

虽然他自己不怎么用,但是这种官场生存的技能他还是掌握了的,戚绍辉这十分明显的转移话题和顾左右而言他的话术分明就是大宋官员的看家本领。

好家伙,这帮家伙难道也是专业对口的对手?

虞允文的心里又多了一丝警惕。

北上的路程并不慢,甚至可以算是比较快的,虞允文四月初进入了海州,来往数次交流之后,四月十三日就进入了临沂县,在这里见到了光复军领帅赵作良。

见到赵作良以前,虞允文以为赵作良至少会对他比较友好,肯定会尽地主之谊让他过得舒舒服服的。

然而他错了,他错的很离谱,赵作良根本没有怎么接待他,只吩咐部下把他带到类似驿站的地方,给他们二十三个人安排了住所。

还是两两一间屋子,只有虞允文一个人可以住一间屋子。

然后除了一日三餐就没有其他的安排了。

不仅没有什么安排,还不允许他们离开住所,让他们像被圈养的猪一样在驿站里待着。

三天之后,忍无可忍的虞允文向驿站负责人提出了强烈抗议,但是没用。

驿站负责人只是冷冰冰地说了一句跟我说是没有用的,等领帅什么时候想见你们了,自然会见你们的。

“我们是大宋使团!代表大宋皇帝前来拜见光复军领帅阁下,难道这就是光复军的待客之道吗?!”

虞允文怒气勃发。

负责人无所谓地看着虞允文,点了点头。

“是。”

虞允文愣在当场不知所措。

对方过于坦诚和不要脸,让他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应对。

于是这样又过了三天,又吃了三天白饭,虞允文实在是忍不住了,准备强闯驿站去找赵作良说个清楚,结果当他正闹腾的时候,赵作良要见他的消息传来了。

赵作良只见他一人。

于是虞允文带着其余二十二名大宋使节的怨气,怒气冲冲地前往赵作良的府邸拜见赵作良。

赵作良的领帅府在虞允文看来没什么特别的,看起来也就和一般的士绅之家差不多,既不奢华也不气派。

府里来来往往的人不少。

虞允文注意了一下,来来往往行色匆匆的都是些相貌平常甚至有些丑陋、看上去就和一般农民差不了多少的人。

这些人皮肤粗糙,面黄而黑,服装也不考究,甚至还有穿着粗布短打的,言语之间显得有些粗俗,唯有眼睛炯炯有神、精神气十足。

越往里走看到的人越多,不过正堂显然不是虞允文的目的地。

虞允文被带到了偏房,在偏房内喝了一个时辰的茶水,尿了两次,终于等到了姗姗来迟的赵作良。

结果虞允文还没有开口倾泻自己的愤怒和不满,赵作良倒是一脸寒霜地开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