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百七十七 开封城破(1 / 2)

启明1158 御炎 2581 字 5个月前

城门被打开的当时正好是周至在巡视一线军营的营房,一看这个情况立刻掏出了千里眼对着城楼一顿瞅。

瞅了一会儿,周至激动的脸都红了。

“传我命令!出击!出击!马上去抢占城门楼!!快!!!”

秉持着机不可失时不再来的精神,周至亲自带着匆忙集结的一千多光复军士兵奔向那座城门楼,得到了守着城门楼的汉人签军的欢迎。

签军们给他们带路,给他们指引方向,告诉他们城门口已经被他们控制住了。

破城的契机来到了!

孔彦舟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正在和心爱的小妾翻云覆雨。

对的,开封围城的艰难时刻,孔彦舟却在做人间极乐之事。

老迈的身躯和花白的头发都不能阻挡他的激素分泌,他依然善战,依然“勇武”,在床上的战场上无往而不利,没有任何一个小妾能与他单独对抗。

此番风度,恰似赵构二十多岁时在扬州城里所做的事情所展现的那番风度,那叫一个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

好吧,这是瞎说。

这可不是什么闲情逸致,这是和当年扬州城里的赵构一样的情况。

极度焦虑和恐慌之下,他没有别的方式发泄压力,只能用这样的方式发泄压力,逃避现实,让自己可以得到些许的喘息之机,否则心理压力会把他压垮。

当年金兵南下进攻逼近扬州的时候,赵构就在翻云覆雨发泄压力逃避现实,把自己的“男人风采”发挥到了极致,把妃子们折腾的要死要活。

等听说金兵可能兵临城下了,就快要追上他干掉他的时候,他被吓的屁滚尿流的从床上爬起来,赶快骑马逃过长江去了,抛下一城百姓。

自那以后,赵构就再也没有抬过头。

孔彦舟只是在走赵构的老路罢了。

不过他比赵构运气好,赵构二十多岁就抬不了头了,那么多年都在做太监,过着清心寡欲的生活,看着江南女儿如花似玉却无法真正地享受,只能暗自垂泪,被心魔折腾一辈子。

而孔彦舟是老骥伏枥,不肯服老,就算年近古稀也不曾改变他那么多年的爱好,依然可以在战场上叱咤风云,一展雄风。

两人这一段的经历倒是惊人的相似。

得知城内爆发兵变、兵变的士兵打开城门邀请光复军入城且光复军已经入城开始进攻的消息,孔彦舟被吓得魂飞魄散,一下子从床上滚了下来,手忙脚乱的穿衣服,大呼小叫地让卫士来帮他穿盔甲。

丝毫不顾身后被他折腾的奄奄一息的小妾。

好不容易穿戴好了盔甲集合了亲卫,又得知光复军大举涌入城东,正在大举朝城内推进,城内守军兵败如山倒,大量溃退,大量投降,城防业已崩溃。

“怎么办?怎么办?我不要死在这里!我不能死在这里!!!”

脸色煞白的孔彦舟绝望地嘶吼着,绝望的表示他不想死在这里的强烈愿望。

但是他的亲兵们能力有限,似乎并不能帮着他很好的实现愿望,而且别的不说,城外……

城外光复军四面围城,没有给任何人留下生路,打定主意要把开封城内的金国官府机构一网打尽,不漏掉任何一个人。

孔彦舟的亲兵只能尽量收集兵马进入他的留守府,并且加固留守府的防务,准备进行绝望的最后的抵抗。

孔彦舟无路可逃,待在府邸的大厅内瘫坐在椅子上,目光呆滞,嘴里喃喃着【我不想死】【我不能死】之类毫无意义的话。

到了这个地步,他终于无法抬起头了。

而此时此刻城内的战况也相当激烈。

周至率领最先冲入城中的光复军士兵们结成巷战阵型快速推进,不断击杀试图抵抗的金兵,对于遇到他们就丢下武器试图投降的金兵则不屑一顾。

投降的人很多,抵抗的人很少,越冲到里面,投降的人越多,越是不敢与光复军交手。

最后投降的人甚至把道路都给堵住了,以至于急于推进战线的周至焦虑万分,根本不想俘虏任何人,只能让士兵一边前进一边大喊着让降卒丢下武器一边玩去,他们没有时间俘虏任何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