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百零九 玉成还是太年轻了(1 / 2)

启明1158 御炎 2594 字 7个月前

同样的事情让苏咏霖来做,他绝对不会在这种前提下对光复军进行贸然的改变。

这反动力量也太强大了不是?

而且革新力量几乎只有赵玉成自己,然后整个高层都站在他的对立面上,这怎么能行呢?

可是赵玉成没把本领学到位,就迫不及待地走上了实践之路。

赵玉成的确从苏咏霖的教导之中学到了不少东西,也有了不少感悟,并且从全新的角度分析光复军的问题。

这一分析,还真他分析出了不少问题。

于是他感觉自己可以尝试一下使用这些学到的东西,对光复军目前的诸多错误进行修正。

清丈田亩,统计户口,进行一次总的审查。

不仅如此,赵玉成还认为之前光复军的所作所为大失民心,为了尽快挽回民心,需要弥补之前所犯的错误。

他决定对历次战争以来所积累下来的战兵、民夫的死亡数字进行一个重新的统计,统计出来以后挨家挨户走访,询问他们是否拿到了本该属于他们的抚恤金。

如果得到了,那当然好,如果没得到,那就要进行补偿。

再有就是把之前赵秀业贪腐的案子重新审查一遍。

他觉得赵秀业一个人折腾不出来那么多事情,背后肯定还有更多贪腐公款、损害光复军公信力的人,要全部揪出来,一起处决掉。

光复军走到如今,需要给自己减减肥,扔掉一些不需要的包袱,然后才能继续往下走。

否则不需要金兵来攻打,光复军自己就要把自己打败。

“光复军能一路走到如今,少不了百姓的支持,没有百姓的支持光复军就不能发展壮大,所以光复军必须以民为本!”

赵玉成把这句话总结出来,当做自己的执政纲领,要以此行事,全面整顿赵开山统治时期混乱的光复军军政财系统。

这对于光复军来说当然是好事。

但是对于光复军的各级领导层来说,就未必是好事了。

担任各军军官、监军的与会人等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知道赵玉成这么搞到底是心血来潮还是随口一说。

本来他们以为赵玉成的所作所为是心血来潮,小孩子忽然间对某件事情产生了兴趣,所以玩一玩,并不会来真的。

所以他们没有明确反对。

但是随着赵玉成调集军中善于算数的人才组成了一个审查账目、人员名单的小组,他们才意识到赵玉成可能是要来真的。

这小子不是开玩笑的,他是真的要搞事情的。

赵氏宗族们就有点着急。

他们私下里汇聚一堂,就这件事情进行商议,会议主持者是赵开山的“首席智囊”、选锋军统制官赵祥。

赵作良被驱逐之后,赵祥就是赵开山身边最受信任和倚重的人,对于这件事情的严重性也有着相当清晰的认识。

公田制度虽然在大家看来只是一张废纸,但是毕竟全体决议通过的制度,是被大家承认的,如果说赵玉成硬是要拿这个制度说事儿,大家也的确没什么办法。

而且以此来治罪也是名正言顺有理有据,说你犯罪了你就是犯罪了,要治你的罪你也必须要承认,否则就是抗命,问题更加严重。

在不能快速废除这个制度之前,它始终是一把悬在所有人脑袋上的剑。

赵祥的面色很差。

因为他自己就利用手中权势掠夺了近三万亩属性上属于公田的良田,大大扩充了家资,成为家族里第二号有钱人,财大气粗,非常肥硕。

第一号有钱人当然是赵开山自己,赵开山看中的土地当然没有人敢和他抢。

但是赵祥也的确是拥有了相当数量的土地。

这要是被赵玉成查出来了,别说面子上不好看,也不知道会有什么严重的后果。

赵玉成这种愣头青真要让他放手去办事,鬼知道他能办出什么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