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百九十五 宜快不宜慢,宜早不宜迟(1 / 2)

启明1158 御炎 3427 字 7个月前

意识到赵惜蕊的与众不同之后,苏咏霖握紧了赵惜蕊的手,把他们的两只手举到了两人面前。

“赵小娘子,你还有最后一次选择的机会,如果你决定不挣开我的手,那么你就必须要和我一条路走到黑,我赢,万事大吉,我输,你几乎没有活命的可能。

但是如果你心怀犹豫,想挣开我的手,想离开这里回到家乡去,我绝不阻拦,倒不如说那样的话你活下来的可能性会更大一些,所以,现在,选择权在你。”

苏咏霖盯着赵惜蕊的眼睛。

“你父母不曾给你的决策之权,我给你,这件事情由你做最终决断,无论你做出什么选择,我都会尊重你的决定,以我的名誉担保。”

赵惜蕊显然是被吓到了,被苏咏霖如此大胆地举动吓到了。

她惊讶了好一会儿,眼睛瞪得大大的,一脸受惊的表情。

好一会儿,她深吸了一口气,才回过神来。

意识到自己的手正在被苏咏霖紧紧握着,手心的温度正在不断的传递过来,似乎能让人感觉到此时此刻苏咏霖心中的火热。

不得不说,这实在是太让人惊讶了。

赵惜蕊完全不曾想到苏咏霖居然会做出这样的事情。

但是更让她感到意外的是,她完全不想挣脱这只手。

她只想知道另外一件事情。

“如将军这样的人物,也会在意一个小女子的决断吗?”

赵惜蕊看着苏咏霖的眼睛。

“当然,你既然能说出这样的话,我就会尊重你的决断,这件事情你说了算。”

苏咏霖握着赵惜蕊的手,等待着她做出这个决断。

不过或许他自己都没有注意到他握着赵惜蕊的手时用的力气比较大,赵惜蕊似乎想要挣脱出来,难度也会相当高。

两人一个是战场厮杀的滚刀肉,一个是养在深闺的娇弱大小姐,双方的身体素质和力量有着质的差距,如果苏咏霖不想松手,赵惜蕊无论如何也挣脱不开。

当然如果赵惜蕊自己也不想挣开的话,就另当别论了。

决断是什么当然不用多说,反正赵惜蕊没有挣开苏咏霖的手。

就这样被苏咏霖握着手握了好一会儿,直到最后实在是有点羞的不行了,她才让苏咏霖自己把手松开。

苏咏霖这才注意到自己用的力气稍微有点大。

但是这已经不重要了,已经没什么值得担心的了,一切都尘埃落定了。

然后聊天的话题变得轻松愉快起来,没有了方才关乎到人生与生命的沉重。

从衣食住行开始,无所不聊。

苏咏霖的心情也变得相当轻松愉快。

离开小花园之后,苏咏霖的脸上带着他自己都没有注意到的和煦笑容与赵……不,与岳丈、岳母还有两位大舅哥说笑了好一会儿才告辞。

并且重点提出因为他的军务政务比较繁重,所以婚礼应当从简——并且尽快办理。

说老实话,苏咏霖离开赵家的时候还是挺开心的。

其他的不说,赵惜蕊身上的青春气息也相当吸引人。

真的,那满满的洋溢着的青春的味道深深地吸引了苏咏霖,这让他感觉有那么一瞬间,自己仿佛回到了当年的青葱岁月。

他在南宋是没有体会过什么青葱岁月的。

十六岁祖父去世以后他就被迫着承担起了全部的重责,自己的生存还需要机关算尽,又哪里能享受无忧无虑的青葱岁月呢?

整日里和阴谋算计打交道,和各种吃肉不吐骨头的貔貅来来往往过招,累的筋疲力尽,哪里有无忧无虑的可能呢?

时代不同,催人成长的进度也完全不同。

现在为止,他二十一岁。

搁前世还在大学里和室友没心没肺的喝酒打游戏,享受着无忧无虑的青春的尾巴。

而如今,他却已经穿着盔甲提起刀,一肩挑起数十万乃至数百万人对他的期待了。

理想的重量和期待的重量压在身上,他无论如何都轻松不起来。

他所面对的是最原始的杀戮和最深沉的政治算计,是以孙元起为代表的南宋资深官僚的巧取豪夺和丑恶嘴脸,完全没什么善意可言。

倒是这一次和赵惜蕊的见面,让他忍不住的回想起了另外一段生命历程当中那难忘的青葱岁月,难得的在心底里感受到了一丝丝的甜。

他本以为自己已经忘记了这种甜是什么滋味了。

于是他想要伸手抓住这份难得的甜蜜。

正所谓团结紧张严肃活泼,行军打仗搞革命也不是人生的全部,工作的确重要,生活也是一样重要,能有一个人让他偶尔忘却现实的苦闷,与之结为伴侣倒也是不错的选择。

从心底里,苏咏霖开始接纳,乃至于有些期待结婚以后的生活了。

当然必须要提出的重点是——赵惜蕊很漂亮,非常漂亮。

否则苏咏霖肯定不会想着要快点结婚。

同样的,望着苏咏霖离开时轻快的背影,赵惜蕊也是深深地吸了好几口气,在小花亭里坐了好久才回过神来,才意识到刚才和一个刚刚认识的男子做了些什么。

被他握着手握了好一会儿,那么近的距离内并肩而坐,聊天聊了好一会儿,还有说有笑的。

这种事情,是一个未出阁的闺女应该做的事情吗?

这样做难道不是彻底违背了【礼】的要求吗?

过于大胆和新奇以及刺激的行为让赵惜蕊在事后脸红心跳不止,无论如何这心情都平复不下来。

坐立不安,是真的坐立不安,总觉得自己心中那种奔涌的情绪无法平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