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九十 赵构想要和平(1 / 2)

启明1158 御炎 2699 字 8个月前

皇帝问到了枢密院,枢密院两个大佬当然要说出自己的看法。

王纶觉得这个场合不该由自己先发言,所以就看了看陈诚之,示意陈诚之先发言。

陈诚之寻思一阵,上前一步开口表达了自己的看法。

“陛下,臣以为,山东乱局还未明朗,具体消息有待进一步探查,若山东乱局真的非常大,吾等未尝不可一试,若山东乱局业已式微,吾等自然旁观即可。”

陈康伯急了。

“陛下,机不可失,失不再来,若不能抓住时机,等之后想要在做点什么的时候,悔之晚矣!”

汤思退更生气了。

“什么叫悔之晚矣?等山东乱贼被金国平定,那个时候我朝投入进去的人力物力都打了水漂,那才是悔之晚矣!”

“汤思退!你!”

“我位于你之上,你如何敢直呼我名?”

“我就直呼了,你又能如何!吾等皆为陛下臣子,你如何比我高贵?”

陈康伯和汤思退当面对峙,气氛十分不妙。

赵构看着两人的争执,等了一会儿,才拍了拍手。

“好了,你二人都是宰辅,就算政见不和,也不能像是寻常人家和卖菜翁在街头讨价还价那般的争执,你们难道还要打架吗?”

陈康伯和汤思退连忙告罪。

赵构摆了摆手。

“二位宰辅都是在为大宋考虑,我是清楚的,但是此时此刻,我以为,枢密院的看法是有道理的,当前这种情况之下,咱们知道的太少,贸然投入人力物力,恐一无所获,还要惹祸上身,故,还是稳妥比较好。”

赵构给这件事情定下基调,陈康伯大失所望,汤思退则洋洋得意。

赵构到底还是觉得陈诚之的看法比较妥当,是老成持重之言,于是采纳了陈诚之的看法,准备让枢密院跟进此事,也好了解得更加详细一些,然后再做定夺。

之后,汤思退和陈康伯不欢而散。

时间到了八月下旬,接近九月的时候,新的消息送到了临安。

临安朝廷得知金国山东乱局已经非常严峻,造反的光复军声威更大,占据的地方更多,接连击溃金军数次,有消息说山东金军主力已经崩溃,光复军取得了在山东的决定性胜利。

山东已经不是金国的山东了,现在是属于光复军的,是属于汉人的。

海州、邳州一带光复军非常兴奋,和边境南宋商人做黑市贸易的时候都在说这些事情,说光复军马上就要占据整个山东了。

消息很快送到枢密院,陈诚之和王纶都不能相信自己的眼睛,感觉情况和他们预想的完全不同,光复军不是一拍就死的臭虫,反而大有化身为龙的架势。

于是他们立刻把消息上报。

赵构很快也知道了这件事情,也表示不太能相信自己的眼睛,觉得情况完全出乎他的预料,便立刻召集重臣们前来商议此事。

这一回,陈康伯非常兴奋。

而汤思退和沈该则眉头紧锁,感觉不妙。

他们是怕金国怕到了骨子里,根本不愿意和金国产生矛盾,如果光复军就此崩溃,他们也乐得袖手旁观,还一点责任都不用承担,但是眼下光复军偏偏成功占据山东了。

这帮叛贼到底吃了什么?

那么生猛?

山东金军就那么无能吗?

一时间,汤思退和沈该也感到有些不可思议。

陈康伯却像是找到了主心骨一样,大为兴奋,开始强力输出。

“陛下,山东局面已经明朗,光复军已经取得决定性胜利,山东金贼崩溃已成事实,此时正是我朝光复中原的大好时机啊!”

陈康伯激动地说道:“臣以为,应当立刻派人与光复军接洽,许以官职,招安之,以之为先锋,再遣大军北上山东,与之合兵一处,发动北伐!则中原恢复有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