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三十一 山东乱平,指日可待(1 / 2)

启明1158 御炎 2736 字 8个月前

赵开山当然很快得知了军队战败的消息。

知道八千大军战败,他当场跌坐在地上,半晌说不出话来。

败了?

怎么就败了?

之前和金兵打仗从没败过啊。

就算苦战,也不至于战败吧?

这是为什么?

苏咏霖都打赢了,我却输了?

赵开山身边将领大惊之下力请他立刻做出反应,出动军队接应溃兵,并且防止金兵一路追击而来破坏营寨,否则后果非常严重。

然而赵开山心神大乱,脑袋里一片空白,久久不能做出决断。

他身边将领心急如焚,却都不敢贸然做出决断。

危急时刻,守在西寨的李啸派人来告知赵开山,说他决定出兵接应败兵回营并且阻止金军进一步追击。

原来李啸看东寨没有动静,心急如焚,感到战机很快就要失去,于是决定先斩后奏,果断率领军队出营接应溃兵,阻止金兵继续追击。

李啸身先士卒,带领军队快速前进,在道路上拉起拒马,架起长枪,摆开弩手大阵,只留中间通道给溃兵。

还真别说,他真就接应到了不少溃兵,还把赵玉成和赵开河都给接应上了。

赵玉成被亲兵强行带回,最早返回。

赵开河跌跌撞撞的跑了回来,肩膀上还被射中一箭,面色惨白。

其余溃兵们面色仓惶,宛如天崩地裂一般连滚带爬,几近崩溃。

大约放进来一千多人之后,由于金军骑兵和光复军溃兵距离太近,无法分辨,为了保全大局,李啸强忍心中悲痛,果断下令封死通道,长枪手们大量上前阻敌。

“从现在开始,不准任何人靠近拒马,有敢翻越者,杀无赦!”

李啸狠下心来下达了决然的命令。

很多溃兵们还在后面,他们疯了一样的扑向拒马,试图越过拒马逃生,远离身后如死神一般追击而来的可怕敌人们。

但是这样的行为却是坚决不能允许的。

一旦阻敌设施被毁,就全都完了。

“杀!”

决然的命令下达,李啸的士兵们犹豫片刻,下手了。

长枪手们挺着长枪击刺,弩手们则发矢射击,箭如雨下,将那些试图冲击拒马的士兵们纷纷射杀。

大量箭矢射杀了很多光复军的溃兵,但是也同时阻挡住了金军追击在最前方的骑兵。

这些金军骑兵猝不及防,和光复军的溃兵们一起被射杀,也遭到了一定程度的损失,无法继续向前。

乌古论济格本来追杀的非常痛快,大有一举而下彻底击破光复军大寨、攻克费县的打算,不过他很快得知前锋追击受阻。

光复军惨败之下居然还有后手护住了他们的退路,前锋骑兵被大量拒马和弩箭阻挡,受到损失,不能继续向前,请求进一步的指示。

好家伙,两手准备!

这帮反贼不简单啊!

乌古论济格十分恼火。

都到这份上了,哪里还有什么进一步的指示呢?

既然光复军已经及时作出了反应,而金军甚至连营寨都没有完全整理好,这场仗继续打下去也没有什么意义,只能徒增伤亡罢了。

乌古论济格请示了术虎思济以后,术虎思济略一思考,决定见好就收,先站稳脚跟再说。

于是他下令罢兵休战,全军撤退回营寨,等整顿好军营和军队之后,再做其他打算。

总体来说,这一战的战果术虎思济还是满意的。

金军在步兵军阵危险的情况下,依靠骑兵的出色发挥逆转战局,把光复军彻底击垮,一举击破光复军八千余人。